登录 or

经常听人家说老法师,摄影圈中的老法师是什么?

我还是菜鸟,经常听人家说老法师,摄影圈中的老法师是什么?

v2-2a36f46da3af3eb8e75a9eac29b830e9_hd.jpg


v2-fc27f92fc37399d9b6c174228850df8d_hd.jpg


v2-48d65075852e0b439db0332312c19fb7_hd.jpg

 
已邀请:

搬运工 - 快乐无极限   湖南郴州   Windows NT

赞同来自:

各位大湿晚上好! 
圆明园边上几百号带着相机的人民群众表示:
没有忘记!  
夏天来了
荷花绽放得让人猝不及防
全市上下有单反的人似乎都到齐了
空气里充满了收获的味道,荷花的盛开对于摄影师们,仿佛到了收割的季节  
整个湖岸被挤得像沙丁鱼罐头,大家都在焦急地寻找机位拍摄自己心仪的那朵花。 
让人感到欣慰的是
要知道,我国中老年群体的身体素质已然可以支撑长枪短炮三脚架10公斤负重环湖竞走。而被生活掏空了身体的年轻人,每天微信计步也就几千步。 

为什么拍荷花,拍荷花有什么意义?
这么哲学的问题恐怕谁都回答不了。可以知道的是,荷花已经成为了一种精神,一个图腾。听到荷花这两个字,这一双双浑噩的眼睛会顿时闪烁光芒。
忘记周四下午给小孩安排的相亲。
忘记隔壁老王那意味深长的笑容。
忘记被上司穿的小鞋,我们去西湖边贴地飞行。 


荷花能给人希望,给人力量
让我们伴着美丽的乐曲,一起来细数:
拍荷花必备排行榜,排名不分先后。 



(一定要播放这首歌,否则无法领悟拍荷花的精髓。)

1.要有器材!(大小很重要)  
你的相机多大,你的梦想就有多大。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在拍荷花界,无论微单四千万像素或是五轴防抖,相机大小就是硬实力。  
当这位老司机祭出杀器:1DX+400mm F2.8这一套十万人民币的设备,以每秒12张的速度对着荷花进行扫射你就知道,他是个有故事的人。

 
到了夏天,不用去什么器材展,去湖边溜达一圈,就可以满足的收获一裤兜子器材知识回家。当然了,想要在拍荷花界占有一席之地,除了相机大之外,还要师出名门。

2.要有组织
荷花界有各种学院,大家都互相认识。出来拍,不报出你的家门,一般是占不到好位置的。众所周知,拍好一张荷花,机位是很重要的一环,所以,如何响亮的报出自己的师门,也是一门学问。
“大家好,我是来自XX荷花摄影学院,认识大家很高兴。”
像这种自报家门,就太稀松平常。如果你说:
“各位,今天我们有幸请来了XX摄影协会的何老师,来给我们指导工作,何老师和我们一样,都是XX荷花学院的学生,算是咱们的师兄嘛。”
这样报,就立威于无形。

拍荷花的老师越来越多,为了响应市场要求,满足人民群众的需要,各种荷花培训班拔地而起。欣欣向荣。十八线老师亲手教你拍摄荷花,哪怕你没有一点点经验,毕竟负负得正,碰撞后就会产生出艺术的火花。  
不管你从哪里毕业,都可以说是师出名门~


3.要有门派特色
在名门里,老师会教你:如何把荷花拍出纪实派,水墨派,写意派。就和广场舞分东门派、北门派一样,他们之间会定期举行交流大会,华山论剑,一起切磋荷花技艺。  
纪实派特点:有烟、有水、一切以拍出“夏雨荷”最美的姿态为准
 
水墨派特点:不管拍的好不好,追求的是“画意”俩字
 
写意派特点:...... 谜

在这里,不仅教你怎么拍,他们那助理、模特、道具一应俱全,一场荷花大会,有专门放烟的,专门喷水的,服务周到,童叟无欺。 


4.要够资历
凡是在湖边占得到位置的,一定都是有江湖地位的大师。这些年龄大的长辈们个个都深藏不露,上去聊两句:“ 老师,您的相机好酷,您一定学了很久了吧?” 老师围围一笑,嘴角上扬也不说话,缓缓从马甲右边的口袋里掏出一个红本本,上面印着烫金色的几个大字 “XX摄影家协会” 。在阳光的照耀下,这几个字伴着满湖的荷花,散发出普度众生的光彩,熠熠生辉,不敢直视!  
老师们辛苦了一天,满足的回到了家,开始拿出自己从摄影学校学来的技巧,对自己的作品进行加工。于是就有了,问鼎荷花之王的重要一步:后期!


5.要有边框
是的没错,边框越大越艺术。   
不管是方形,还是圆形,一个都不能少。如果觉得不够,后期加上一个红色的印章效果,浓浓的中国风,扑面而来~

7.要有画风
如果边框和印章已经无法满足你对古朴中国风的追求,没关系,还有一招绝技:线之绘。只要在PS软件安装“线之绘”的插件,你的作品立马提升一个艺术档次,从摄影作品上升到摄影和绘画融合的艺术作品。   
线之绘,多么美丽的词语啊。

8.要有Logo
没错,要把器材logo和详细信息打在边框的显眼位置,让人隔着屏幕都能知道这是大作!除了器材信息之外,还要打上自己的logo,因为这毕竟是大作,别人盗用怎么办?用楷体,显得大方得体。  

接着,到了艺术升华的环节:
9.要有诗
诗永远是荷花的绝妙搭档,是灵感最大外放的手段!  
朋友,这是艺术啊我的朋友!

10.要参赛
作品已经就绪,怎能不与人分享?怎么能不让它与世人见面?所以,参赛这一环节,是重中之重!
将作品细心的打包好,装在一个命名为“人生得意须尽欢”的压缩包里,找到《夏日人像摄影大赛》《户外摄影大赛》《2106旅拍摄影大赛》等知名大赛的投稿邮箱,用10兆的中国X动宽带,上传一个小时,终于传到了100%,轻轻的点击,“确定”。
这一刻,深藏功与名,完美。
不管是不是荷花的比赛,但凡是摄影比赛,就必须要把荷花投稿过去,没有不切题,只有评委眼光不够! 
 
参赛是拍荷花的终极目标,但并不是唯一目标。拍荷花的人,并不在乎得失,他们像荷花一样,有着一颗濯清涟而不妖的心,所以,参赛得不得奖不重要,重要的是:
怡情养性!让我们为荷花,为友谊干杯!
 
荷花呀,你那么美。
美得让我心儿醉~
荷花呀,你那么媚。
媚得让我心相随~
这首,送给所有老师们,爱生活,爱荷花,一路纵情么么哒,么,么,哒~!

蝶花网 - IT男   湖南郴州   Windows NT

赞同来自:

 一、
是日,北京的天空一反常态,也许是刚下过一场雨的缘故,天空中出现一坨翔 
云。 
景山公园内,荷花上凝结着晶莹的露珠,在阳光的照耀下,那颗颗饱满的水滴散射出七色的光芒,在蓝天中映射出“和谐社会”四个大大的艺术字体。 
透过露珠,可以看到数百个长枪短炮瞄准在含苞欲放的雏荷上,咔嚓咔嚓,快门声不绝于耳,荷花,在这个最能检验摄影功力的玩意儿上,谁都不想输,输了,便是败了,败在了用光上,败在了构图上,说到底,就他妈是败在了年龄上。 
拿着300mm定焦的大爷在5米外扯着嗓子大喊: 
你丫们都让一让,我都拍不到了。 
“嗒 嗒 嗒 嗒” 
水面上忽然泛起了层层涟漪,一个个向外扩散的水圈从湖中心向岸边蔓延,岸上的摄影师们还在取景器中陶醉不已,露出痴汉的笑容,丝毫没有感到空气弥漫着的诡异气氛。只有王建国察觉到了什么,他警觉的捂住镜头,抬起头来向荷叶丛中望去。 
只见一位白头老翁金鸡独立地站在荷叶尖儿上,身披土黄色摄影马甲,双肩背着一个黝黑的乐摄宝大包,脚下踩着红蜻蜓凉皮鞋,看他丝袜的潮湿程度,王建国知道,刚才从湖中央蜻蜓点水而来的,就是他。 
二、
少顷,众人才纷纷抬起头来,有人嚷嚷,操,谁挡住了我的黄金分割线? 
老翁轻轻地用荷叶枝借力,纵身一跃,踏过一排尼康的黑炮,降落在了人群后面,
众人回头,那老翁以迅雷不及快播之势已经架好了一个三脚架,支起了两个灯架,扯起了大号柔光箱,顺便用保温杯沏了壶热茶,翘着二郎腿坐在了自带的小马扎上。 
原本吵闹的人群瞬间安静了,因为在场的所有人,都无法忽视掉他土黄色摄影马甲上那个刺眼的绣花-----------CCTV《影响力对话》 
CCTV,不是AV,不是GV,是TV。这个象征着老翁在圈里地位的符号,是多少人在摄影战场上为之兵戈相见,血流成河,生灵涂炭的图腾! 
“你们这儿,谁管事?” 
老翁悠然开口,不紧不慢的说到,但话语里所透露出的霸气,让围观的老年钓鱼爱好者们不自禁的倒退三步。众人面面相觑,远在二十里外的朝阳区大妈突然放下手中的孙子,夺门而出,嘴里念叨“出大事儿了。” 
“是我。” 
人群中传来低沉的一声,王建国一惊,单单这两个字,是被老婆骂了无数次快男后在床边抽了无数根事后烟的沉淀,嗓音中透射出那种年轻人没有的、属专于中老年成熟男人的隐忍和伟大。 
慢慢的,那些摄影爱好者们左右分开,从人流的深处,走来一位留着地中海发型的中年男子,肚皮坚挺,双臀下沉,面不改色的走出来,他的手中,攥着老法师圈的龙渊神剑,5D2, 机身上“茶片坊”的贴纸明晃晃的,白亮亮的,闪耀在景山公园的上空。 
三、
“就是你,把人带到我这儿来的么?”白头老翁取下渔夫帽在手上拍了拍,一头银白色的马尾随风飘扬。 
“是我,我叫刘援朝,论坛里都叫我秃刘,我看今天天气好,就在QQ群里组织大伙儿来拍荷花,怎么?有什么不妥么?” 
“呵呵,没什么不妥,摄影嘛,最重要的就是互相学习,互相,学习。”老翁最后两个字咬的很重,甚至嘴唇都流血了,事后老翁回忆说,就是要达到这种嗜血老法的效果。 
明眼人都了解,在老一辈摄影爱好者这个魔圈中,“互相学习”是最腥风血雨的字眼了,这话一说出来,通常伴随着挑衅的笑,你笑了,就是下战书了,你眼角的鱼尾纹,脸上的三八纹,小腹上的妊娠纹都随着你的笑绽放了,表面是互相学习,明话就是一绝高低。 
是雌是雄,孰攻孰受,互相学习一下,一切都清楚了。 
秃刘冷哼一声,右腿往后一撤,硬生生的在大理石地上扬起一片尘土,左手搭在右肩上,镜头靠在左肩上,单膝跪地,右眼紧闭,紧的好似楼下保安小李的菊花,左眼怒睁,大的好似最近刚从局子里放出来的阿暴的向日葵。 
“肉盾!人型三脚架の术!” 
围观的群众异口同声的喊道,没错,这就是老法师圈中的卷轴,能驾驭他的人在圈内不超过十个,这下子众人开了眼界。 
定睛一看,秃刘那原本摇摇欲坠的肥臀收紧到水蜜桃般大小,原本那大腹便便的啤酒肚竟然缩成了八块棱角分明的巧克力腹肌! 
天地中,秃刘纹丝不动,黑漆漆的镜头分毫不差地瞄准那翠绿的荷叶,一只麻雀从众人头顶飞过,从括约肌里排出一泡豆汁般的稀屎,不偏不倚的落在秃刘那地中海的中央。 
秃刘,这个法师界的怪物,依然纹丝不动。 
四、
说时快那时迟,秃刘又起身迈着轻快的步伐,绕着荷花拍了一圈又一圈,用不同的走位,将荷花360度无死角的诠释出来。 
“毒!大师,学习了!“众人异口同声高呼x2 
刘得意的向大家展示他手持曝光一分钟的荷花,画面中没有哪怕一丁点儿手抖的痕迹。 
虽然画面是全白的。 
“怎么样?臭老头?”大家长吁一口气,脸上褪去了刚才的拧巴,只有王建国的眉头仍然没有舒展开来,”蠢货,事情不会像看上去那么简单。“他小声说道。 
白头老翁嘴角微微扬起,停在了一个表达轻蔑最合适的角度,然后把马扎一脚踢开,用中指给D90相机装上了一柄通体乳白、寒光闪闪的70-200,小拇指“啪”的一下迅速的把转盘拨到了M档,紧接着,他提起自己的登山裤,生猛地来了一个深蹲,用扫堂腿把两只大灯勾到自己面前。而这所有的动作,都发生在不到0.5秒的时间内,比秃刘每晚花在老婆身上的时间还快3秒! 
而观众肉眼捕捉到的,只有那老翁对人群最前面的张大妈,竖起了中指。 
只见那老翁闭上眼睛呢喃不停,仿佛东土大唐高僧颂咏的紧箍咒,一串串梵文从口中倾吐而出: 
艳阳十六云十一 
阴八乌云五点六 
暮云之时就取四 
雨天落雪同暮日 
影青艳阳淡影云 
身影模糊是阴天 
乌云压顶藏踪迹 
日暮之时阳斜西 
“失传已久的般若阳光十六法则!”王建国大吃一惊,恐怖的测光咒语,相传比最新最贵的测光表还准。 
突然间,一阵血红色的狂风卷过。 
电闪雷鸣。 
锣鼓喧天。 
秃刘和摄友们表示,还以为自己的白内障又犯了。 
五、
那老翁已然落地,收好了所有器材,一张洗好了的六寸照片羽毛似的从乌云中缓缓飘下,在人群中降落。 
一片寂静。 
北京市景山公园上一次出现这样鸦雀无声的凝重的氛围,还是在一百多年,有人在慈禧的生日趴上放了一个响屁的时候。 
照片上,一朵婷婷玉立荷花伫立在画面的三分线上,像一位披着轻纱在湖上自摸的娇羞少女,满脸绯红,微微含笑,紧紧依偎着碧绿滚圆的荷叶,在轻柔的雨丝沐浴下,显得更加清秀、雅洁、妩媚、淫荡了。 
前景的荷叶已然虚化成连他妈都认不出来的样子,背景上原本明亮的天空,被老者那无坚不摧的闪光灯活生生的压成全黑。画面中央那只小蜻蜓更是点睛之笔,在荷花尖儿上徘徊,好似提利昂.兰尼斯特在玩弄雪伊那粉嘟嘟的奶头。 
更令人拍案叫绝的是,照片的右下角,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个端庄优雅、清新傲然的48号大字----“祝福”,在场的人都知道,这就是被喻为魔坛黄金字体的酷堂黄自元楷体渐变艺术字。 
有点不对头,不,是很不对头,王建国踩过瘫倒在地上的秃刘,挤进人群中间,一个像素一个像素的看这张照片。 
这打在叶子上,那丝丝绵绵的雨点,是哪来的。 
“年轻人,既然你诚心诚意的发问了,我就大发慈悲的告诉你。” 
王建国怎样也没有料到,这老翁居然听到了自己的画外音。“这雨点,是老夫用这儿喷的。”说着把手指缓缓地指向了自己的下体。 
短暂的沉默后,掌声雷动。 
事后,老翁接受采访时说,其实当时是想指自己的嘴巴的,可不巧赶上下体瘙痒难耐,嗨,这可不就是年轻时落下的病根儿嘛,就下意识的伸手去抓了。本来想澄清的,后来考虑到群众的反应很热烈,掌声很响亮,老夫也就作罢了。嘿嘿。 
六、
话说回来,眼看着就要名声扫地的秃刘,勉强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那一刻,他想的太多了。 
他想到如果这次败了,以后怎么问老婆要退休金买器材;如果没有钱买器材,又如何鄙视那些拿手机拍照的年轻人;如果不能鄙视那些拿手机拍照的年轻人,又怎么在QQ空间里秀优越,如果不能在QQ空间里秀优越,又怎么显得我比我的那些老伙伴儿们过的好。如果不能显得自个儿过的比别人好,那么,活着对我来说还有什么意义。 
“老骚不要脸的,操你丫的,X你老伴儿,跟我装什么X呢?!” 
秃刘不禁恼羞成怒,撸起袖子开始破口大骂,论这个,秃刘以他当过红卫兵的经验,都可以出一本名叫《论如何正确的打嘴炮》了。 
老翁面微微一笑,轻抿了一口浓茶。 
“年轻人,你还不明白么,从一开始,你,就输了。” 
“你妈X,别逼逼,老子北京大爷的名号你他妈听过没有,一口气吃三大盆卤煮你行么你。”秃刘声嘶力竭道。 
“年轻人,我问你,难道没有人告诉你尼康比佳能锐这么简单的道理吗?你拍荷花带佳能出来,呵呵,难道你忘了,混咱们圈,最重要的,就是单字一个“锐”字吗?” 
没错,“尼康对焦锐利如刀切”-----法师守则第六条。 
“那。。那又如何?!我还是操你大爷!操操操操操!” 
“年轻人,我再问你,我注意到你拍荷花把光圈缩到22,想把东西全拍清楚,是也不是?“ 
”是。。是又如何?!我老婆觉得这样拍清晰,狗X,关你屌事!” 
”难道你不知道,虚化,是法师的大成境界么,虚化这关,注定是你终究是道上的劫阿。“ 
背景不够虚的片,不能称之为好片------法师守则第二条 
围观群众目瞪口呆地看着二人你来我往,秃刘吐沫翻飞,青筋暴起,每一次都从嘴中喷出数十种与对方母亲热的方式,招招都剑走偏锋,却又直击要害,真不愧为京城嘴炮小玲龙; 
再看那白头老翁也丝毫不落下风,面不改色的将秃刘的痛点娓娓道来,恍惚间,仿佛看到老翁年轻时的壮汉模样,把一位羸弱的秃顶小男孩逼到墙角,把衣服一件件、一层层的剥开。 
七、
王建国黯然地叹了口气,其实他早就瞧见,秃刘,已经败了。 
“年轻人,你知道为何我今天要专门和你互相学习么?”老翁依旧不紧不慢,嘴边露出了诡异的浅笑。 
秃刘那边早已骂的精疲力竭,扶着栏杆喘着粗气“呼。。呼。。他妈的有屁快放!” 
王建国被秃刘霸气到底的精神打湿了眼眶。 
老翁点上一支烟:“小同志,其实我不是没有关注过你嘛,可你在论坛上的表现,让我等老一辈艺术家,感到,非,常,不,满。” 
老翁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在色影无忌上的ID叫法海无边,是也不是?” 
“是。。是啊。。”秃刘的声音有些许颤抖。 
“老朽发现,你在每次别人分享图片时,都回复大拇指的表情敷衍了事,这是你学习应有的态度吗?连“焦内如刀锋般锐利、焦外如奶油般柔滑”这种话都不说一句,你怎么指望你的技术有所提高?你的片子我不是没有看过,上次拍的红色军旅主题你连“秃刘视觉”这样的水印都不打上一个,别人盗你图怎么办?!” 
“我。。我不是在右下角写秃刘映像了嘛”秃刘唯唯诺诺的回应。 
“别他妈的插嘴,年轻人,最重要的就是虚心学习,你看我,在荷花上都打上了伦勃朗光,而你,出门就带一个灯,你怎么好意思跟别人说你是搞摄影的?你包里装镜头笔了么?你口袋里装A+F气吹了么?你三脚架带够三个了么?” 
白头老翁的话如雷贯耳,包括王建国在内的围观群众都凝神屏气,秃刘再次瘫倒在地,虚脱的好似刚被被那根又黑又粗又大又长的400mm定凌辱了一番。 
“你这样,我怎么放心你带众摄友们出来外拍,我看你这个leader,我看还是不要做了。” 
老翁最后几个字掷地有声,两百公里外的北京张家口西村杨小明家的玻璃杯都咔咔开裂。 
八、
“大师!”众人再次异口同声高呼x3,统统扑通扑通的叩首跪拜,白头老翁的头顶冉冉升起一个泛着金光的“毒”字。 
“欸,不要这样嘛,什么大师不大师的,摄影不就是互相学习嘛,言重了,言重了,不过倒是下周有一个30V1的人像外拍活动,要报名的加我的群,群殴拍的好,才是真本事嘛。对了,别怪我没提醒你们,带好灯,这次是的模特同意人体艺术呦~” 
“好!”摄友们一齐发出了充满欲望的雄性低吼,他们看到了帖子置顶的登上蜂鸟论坛首页希望,看到了登上蜂鸟论坛首页的曙光,看到下周模特圆润的乳房,看到了自己稍稍隆起的裤裆。唯独没有看到,靠在岸边的秃刘,那疲软的背影。 
人群炸了,欢呼着,跳跃着,每个人的眼中都散发出五六十岁男性那种渴望年轻,渴望回春的独特光芒。 
终于,领到德毒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了啊! 
回到家后,王建国见到了刚从广场上战斗回来,余兴未尽的的老伴,他关掉了家里正在放《走天涯》的音响,对老伴说: 
“老伴儿,我想把儿子前天给我买的那台索尼A72R卖了” 
“为啥呀,儿子不是说这个相机是最新款嘛” 
王建国两手一摊:“你不懂,我今天看到真正的大师了,他告诉我,微单根本不行,以前那么多好的片子,全都是用D90拍出来的,那就说明,我现在需要的,就是那台,法师界的屠龙刀阿。” 

蝶花网 - IT男   湖南郴州   Windows NT

赞同来自:

刚才,我被一位摄影小白问起:“什么是老法师?”

我心头巨震,沉思十秒,幽幽一叹,缓缓道来…

不久之前,一个朝阳初升的清晨,我在xx湾看到一个神秘人。

他微胖的身材忽然出现在强烈的阳光下,晃得我眯起了眼睛,只在那一瞬间看到他穿着深绿色的摄影马甲。这件马甲左胸口袋露出了82mm的B+W的UV镜,下边那个A+F气吹微微露出了一角,而右胸口袋那支MATIN镜头笔随着他身体的转动低调地滑进了口袋。等到我的眼睛适应了强光时,他傲娇又略带轻佻的表情在我眼前掠过,那顶深灰色的画家帽掩盖不住他微白的头发。只见他双手托着一台佳能1DX,右手在手柄的快门按钮上欲按未按,机身上挂着的蔡司HOLOGON超广角泛着摄人心魄的光芒 。

我惊叹于他的气势,脚步不自觉地停了下来,在他身前5米处驻足观望。只听他轻轻按了一下快门,机身那清脆却不失雄浑0厚重的快门声在宁静的清晨里是如此的动听。他盯着相机的屏幕,眉头微皱,良久,说了一句:“太暗了,再来。”他看似随意地将Mode模式调成了自动,又迅速地拍了一张,马上翻过屏幕回放照片。这一次他似乎很满意,低声说道:“超广角果然把腿拉得很长,但是这虚化太差了..”虽然他声音很小,但我还是清楚地听到了,心中不禁升起一股明悟之意。

但还未等我深思,他又迅速蹲下,卸下他背上那个黝黑的乐摄宝背包。他慢慢地从背包里取出一支佳能EF 50mm F/1.2 ,豪气地将HOLOGON换了下来,扔到包里面,又取出那个A+F气吹,对着镜头轻吹两下,突然表情严肃地抬起头,来对着前面说道:“摆好姿势,再来一张。”前面那位看似35岁的女子画着浓浓的妆容,穿着一件浅蓝色旗袍,紧致的衣服无法包裹住她凸起的赘肉和粗壮的大腿,她听到他说的话后,全身微微一震,立马现出一抹笑容,手上的小红纸伞也被她悄悄擎起。然而他似乎不太满意,机身遮住了他的整张脸,却挡不住他成熟苍老的声音:“把上衣的扣子解开!”

女子闻言脸色一红,但却没能抗拒他的威严,娇羞却利索地解开了旗袍的两粒扣子,露出里面白色bra的吊带。这一瞬间,似乎他也抓住了灵感,猛按几张快门之后,脚步变换迅速走位,在四个不同方位连拍了几十张。1DX那恐怖的连拍速度让我心头大震,差点心神失守。一阵猛拍之后,他似乎有点累了,沉重的器材确实消耗人的体力。他微微气喘地翻看着照片,脸上渐渐浮现出满意而傲娇的神色,不自觉地感叹道:“这光圈...这虚化...” 仿佛是大师迷醉在自己的杰作当中。

他缓过之后,又换上了严肃的表情对女子说:“把鞋脱了放水里,我再拍几张。”女子依言脱掉那双艳红的高跟鞋,摆在旁边那个曼富图CXPRO三角架旁边,然后略微艰难地坐在水边,那硕大的臀部和不太匀称的腰线似乎要将她身上那件带有些许反光效果的薄薄的旗袍撑破。这时,他已经换上了一枚EF 200mm f/2L IS USM镜头,端起脚架迅速往我身后跑去。我呆呆地望着那枚传奇的“空气切割机”,脑海一片空白,等到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在我20米开外对着女子兴奋地喊道:“你快点戏水!”女子马上用她粗壮的双脚撩起朵朵水花,而20米开外则传来1DX那无比雄浑的快门声。

我已经记不得自己是如何离开现场了,只知道当时听到他说了一句:“这组照片咱们去西藏再拍一次!”自己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推走了...

我想这位神秘人一定是老法师当中最顶级的存在——神域老法师!不然以我的功力不可能豪无知觉就被传送走。果然这个世界还是有隐世高人,就是不知,神域法师之上还有没有更高的级别呢?真是让人期待啊…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